为同居女友谋私利 又一官员栽在情人关系里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为同居女友谋私利,又一官员栽在情人关系里

  10月27日下午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:黑龙江国资委原主任赵杰因严重违纪违法,被有关部门处以了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的严厉处分。值得注意的是,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的处分通报,专门提到了赵杰违反廉洁纪律,“为同居女友利用其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谋取私利‘站台’”的情况。


  经查,赵杰违反政治纪律,转移、隐匿证据,对抗组织审查,信仰宗教,搞迷信活动;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违规接受宴请、旅游安排,违规出入私人会所性质的场所;违反组织纪律,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,在组织谈话时不如实说明问题;违反廉洁纪律,为同居女友利用其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谋取私利“站台”,违规收受礼品、礼金、消费卡等财物,违规从事营利活动,将应由本人支付的费用由其他单位支付;违反生活纪律;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为他人在工程承揽、煤炭采购等方面谋取利益,索要、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,涉嫌受贿犯罪。

  身为黑龙江省国资系统的前任“一把手”,赵杰手中的权力不小。因此,他最终被查出有严重的以权谋私问题,并不令人感到意外。然而,和其他问题相比,赵杰用自己的权力为“同居女友”牟利的做法,无疑是罕见情况。这不仅说明赵杰在腐化堕落的过程中,受到“同居女友”这层特殊社会关系的影响,同时也是生活问题与腐败问题交织的典型代表,可以说是一类“问题官员”的缩影。

  从表述上看,赵杰为其牟利的对象是他的“同居女友”,这个说法意味着:两人之间虽然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关系,在生活上却有极为亲密的联系,其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处于“灰色地带”。且不说赵杰与其“同居女友”的关系本身是否存在问题,无论如何,他都不该让自己履行职权的过程受到这种特殊关系的影响。但是,赵杰显然并不在乎纪律的约束,一边自己大搞权钱交易,一边也纵容、默许了同居女友利用其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谋取私利。


  此前,也有一些落马官员被查出过有帮助其情人、女友牟利的情况。某些人在成为问题官员的“枕边人”后,常常“狐假虎威”地充当起权力掮客,为自己牟利。对此,这些官员并非不知情,而是顺势而为,与对方合作获利。

  2014年,昆明铁路局原局长闻清良以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与此同时,他的情妇钟华也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。经查明,2009年9月至2011年2月间,钟华(或化名周丽君)伙同情夫闻清良,利用闻职务便利,为多家公司解决铁路运输计划问题提供帮助,先后收受上述公司负责人给予的钱款共计1800余万元。这起案件充分展现了问题官员如何与情人“合作无间”,成为贪腐路上的“默契搭档”。

  2017年,百色市政协原副主席、百色市总工会原主席李廷荣被查。这个李廷荣,同样是个为其情妇“尽心竭力”的腐败官员。在李廷荣向其情妇进行利益输送的过程中,他不仅给对方送财送物,还动起了“提拔”情妇进入官场的念头。其“干预、插手下级工会的换届选举工作,指令提拔其情妇”的问题,被纪检监察机构在处分通报中重点批判。

  尽管在同类案件中,大多数给情人输送利益的都是男性官员,不过,也不只是男性腐败官员才有这类现象。此前,山西省晋中市原市委副书记张秀萍(女)被“双开”时,被查出的问题之一就是“与他人通奸”。山西高平市原市委副书记、市长杨晓波,也有同样的问题。


  显然,生活作风问题也好,滥用职权问题也罢,这些问题的根源都是干部的思想认识出了问题,而与其性别无关。对此,唯有大力加强纪检监察工作的力度,同时通过思想教育鼓励干部家庭形成良好家风,才能逐渐让这样的荒唐事不再上演。

  资料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、新华网、新京报等

责任编辑:张玉 SN234

来源:新浪网